从Postman到ApiPost——码农闰土

ApiPost团队 程序人生 工具 2021-06-04

深夜的办公室亮着一排炽亮的灯泡,下面是研发部的办公桌,都坐着一望无际的秃顶的码农。其间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年,紧盯眉头,手里快速地敲打着键盘,正在向下班做着最后的冲刺。突然红光一闪,一个致命Bug反从他的面前出现了。

从Postman到ApiPost——码农闰土

这少年便是闰土。我招他来时,也不过刚毕业,离现在将有一年了;那时甲方爸爸多,公司效益好,我正好是一个项目的小组长。那一年,公司接到一个大项目。这项目,说是三十多年才能轮到一回,所以很郑重。后(hou)端、前端、测试需要的人也多,技术很讲究,参加面试的人很多,每个人都需要认真地对待面试。公司有一个扫地的阿姨(我们这里给人扫地的分三种:物业派来的每天扫一次的叫阿姨;公司外面大街扫地的叫清洁工;自己也写有事儿,也偶尔自己给公司扫地的的称前台。)说:他儿子刚计算机毕业,可以叫他儿子来写Java的。

我的老板允许了;我也很高兴。他年纪轻,是能熬夜改bug的。

从Postman到ApiPost——码农闰土

我于是日日盼望周一,周一到,闰土也就到了。好容易到了周一,老板告诉我,闰土来了,我便飞跑地去看。他正在电脑前,紫色的圆脸,白嫩的小手,手里拿着一个粉红色的小鼠标,这可见他的母亲十分爱他。他见人很怕羞,只是不怕我,没有旁人的时候,便和我说话,于是不到半日,我们便熟识了。

我们那时候不知道谈些什么,只记得闰土很高兴,说是上班之后,见了许多没有见过的东西。

从Postman到ApiPost——码农闰土

第二日,我便让他写后端接口。他说:“这不能,须产品经历出了原型UE才好,到时候,不仅后端接口,接口文档也给你整明白儿的……”

我于是自己花了半小时画了一个原型。

闰土又对我说:“现在可以写接口了,先下载一个接口文档工具去。”

“Postman吗?”

“不是。Postman是老外的我看不懂,我用的咱们国内的ApiPost。一边调试接口一边就自动生成文档了,比Postman好用。”

我那时并不知道这所谓ApiPost的是怎么一件东西——虽然现在知道了——一款可直接生成文档的API调试、管理工具。

“它免费吗?”

“完全满足个人使用呢……只是极少的功能和团队协作收费的,收费功能比postman便宜多了”

啊!闰土的心里有无穷无尽的稀奇的事,都是我往常的朋友所不知道的。闰土在海边时,他们都和我一样,只看见院子里高墙上的四角的天空。

可惜项目结束过去了,老板说闰土须开除回家里去。我急得大哭,他也躲到厕所里,哭着不肯出门,但终于被他母亲带走了。他后来还托他的父亲带给我一包贝壳和几支很好看的鸟毛,我也曾送他一两次东西,但从此没有再见面。

中文版Postman,rap文档管理

评论